雨夜
7月7日,二千零一十五

马歇尔·阿姆斯特朗
她很可爱,酒吧里的这个女孩。
她不是真正的美人,但她脸上酒窝的大小正好使她无法抗拒。不可抗拒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。长长的金色波浪发垂在她的肩膀上,一顶漂亮的红黑相间的帽子别在一边,给了她一种优雅的感觉。她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及膝连衣裙,外套披在肩上。

当我走到她旁边的酒吧时,我看到一个小的,她左手的直台球。慢慢地画,她的眼睛失忆了,她在头上冒出一小团烟。她面前的酒吧里坐着一杯白葡萄酒。也许是霞多丽,或者陈宁白葡萄酒。然后我注意到后吧台上放着一桶冰里的木炭。可爱的女人,独自一人,准备喝一整瓶酒,抽烟斗。晚上可能不会太糟。看见我,酒保走过来。“我要一杯威士忌,“求你了,”我说。

阅读此条目的其余部分»